楠楠的暴露之寝室春情

正文 3

    1

    呆呆的望了一阵,莎莎的呼吸不禁急促了起来,男生就是好,居然可以这样在寝室里胡闹,这要是在女寝,恐怕要被人骂死呢。那几个男生可能因为玩闹水流刺激的缘故,下身累累垂垂的物事已经呈半勃起状态,不停的晃悠着,使得莎莎不禁想起刚才自己被男人抽时的感觉。

    她的身躯不禁扭动了起来,下身猛然间触碰到了那冰凉的金属水槽,冰凉的感觉让她立时有些清醒。自己这是在干什麽?偷窥男人麽?莎莎这时才想起自己到这水槽前的目的,连忙伸手去拧水空头。猛然间哗哗的流水声吓了莎莎一跳,要知道这水槽离着那楼梯口不过几米的距离,而在安楼梯口下面,不知道几个男生正在那里站着,听到这声音上来看的话,自己可就被抓个现行了。

    她连忙将这水龙头关上,心中怦怦乱跳,耳朵直愣起来,听着下面的声音。

    显然她有些紧张了,方才仅仅一刹那的水流声并未引起楼下的注意,也是,一大群男生打闹,怎麽可能有人注意这些?这宽大的水槽,已经被食堂的大妈清洗的一尘不染,由於这水槽不仅仅是洗手,也有这平时洗碗的功效,所以这水槽比起寝室里的来,要宽上不少,足足有一米二左右,长度也有近两米,不过很浅的样子,只不过半尺左右深。

    由於是金属制成,水流撞击在上面声音很大,这也是莎莎为什麽担心的缘故。

    不过这难不倒莎莎,她试了试水温,盛夏的季节,就连水管力道水都是温温的,暖洋洋,带着白日里的热度,本不凉。而这水槽因为平四总有人洗手的缘故,下面的活塞早已经不见,她皱了皱眉头,将手包和鞋子放在了窗台上,把自己手中的围巾放入水槽中,长长的围巾两段,把水槽的出水口牢牢赌注,而堆积在水龙头下面高高的一层,则可以让水流慢慢流淌,不发出声响来。

    莎莎悄悄的打开水龙头,果不其然,只要将水流开得细细的,本察觉不到声音。只是这样一来,要想在这水槽里弄出水来,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毕竟那围巾也颇为吸水呢。

    水槽的底端已经有了薄薄一层水膜,而对面那群男生却在欢叫打闹,不停的泼着水,这群男生肆无忌惮的将水房的窗户打开,呼喊声这边清晰可闻。莎莎咬了咬嘴唇,将窗户悄悄打开,此时已经没了半点的风,那群男生的呼喊宛若在耳边一般,莎莎几乎觉得自己已经同样赤身裸体的站在那群男生中间,被他们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轻轻抬起玉腿,莎莎一步便迈进了水槽,再向上它一步,站在了窗台之上,将整个赤裸的身子,暴露在了对面男生的可以看见的距离里。若是白天,这麽近的距离,那群男生定然可以清晰的看到莎莎美丽的身躯,可如今在漆黑的食堂夜色遮掩下,除非是仔细探出头,向这边观察,否则别想看清楚莎莎小麦色的皮肤。

    扭动着腰肢,莎莎的一对圆润丰满房已经探出窗外,暴露在空气之中,修长有力的大腿张得大大的,面对着一群赤裸的男人。她疯狂的扭动着身躯,身体内的燥热早已经难耐。悄悄向後退了一步,莎莎悄悄的关上了水龙头,那水槽里面已经装了一半的水,仔细的听了听楼下的声音,就在这食堂二楼,平时无数人洗手的水槽里,楼下男生的嘈杂声中,对面几个赤裸男生的面前,莎莎撩动水花,开始洗起澡来。

    这水槽比起窗台来还高上那麽一块,莎莎坐在水中,看着对面男生赤裸的身躯,手指已经没入了自己的下身,不停扣弄着。晶莹的水花将她身上的污垢清洗的乾乾净净,而这时的她,也身躯猛然弓起,面色潮红无比,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喘息了一阵,莎莎不禁脸上羞的通红,自己这是在干什麽?居然面对着一群不穿衣服的男人自慰了起来,站起身子,莎莎在水槽中将围巾捞起,水淋淋的围巾已经不成样子。将围巾放在手中,莎莎拧乾了水分,在身上不停的擦拭着,然而这时,对面却是一道强光猛然扫过,转瞬间彷佛察觉到了什麽一般,迅速转回了莎莎的窗口。

    居然是对面的调皮男生,正在无聊的拿着强光手电乱照,却没想到居然看到了这样诱人的一幕。在食堂黑暗的窗台之上,一名身材苗条,臀高大,身材火爆的少女一丝不挂的拿着一条白色围巾,正擦拭这自己水淋淋的身躯。那此时展现在所有男人眼中的,是那近乎完美S曲线的侧面,翘挺无比的臀瓣高高撅着,那对几近C罩杯的丰满房因为半弯腰的缘故,显得异常的硕大丰满,而女孩手中的白色围巾,则是正在修长浑圆的大腿上擦拭。长发垂下,莎莎仅仅露出半边的脸庞和红色镜框的俏脸,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莎莎被这光线一照,先是吓了一条,但是旋即镇定了下来,看见了又怎麽样?

    从对面的寝室楼想要跑到这食堂,没有十多分钟本不可能。迅速的拧了拧围巾的水,莎莎将那围巾猛然蒙在自己的脸上,自己的半边脸便牢牢的被遮掩,仅仅露出了上边红色眼镜框和一堆水汪汪的大眼睛。

    此时对面的呼哨声已经响成一片,那几个打水仗的赤裸男生也已经停下,目不转睛的望向这边,莎莎已经看到那几个男生没有遮掩的下体,居然已经勃起,不禁扑哧笑了一声。扭了扭赤裸的腰肢,莎莎忽然坏心大起,一个迈步,带着水花的脚丫已经站到了窗台上,整个人便全部展现在了对面楼无数男生的目光之中。

    在强烈的光线之下,莎莎原本略显小麦色的服色,也变得雪白一片,大片腻滑赤裸的肌肤展露在所有男生面前,莎莎的手已经搭上了自己饱满的脯,不停的揉捏了起来,而她的另一只手探到了胯下急速的抚着,对面的喧哗声更大,了莎莎坏坏一笑,转过身来,将翘挺的屁股面向了所有人,而那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蜜中不停抽抚弄,少女美丽的下体展露无遗。

    这时忽然又闪光灯猛然照亮,却是缓过神来男生终於想起拿相机拍摄了,莎莎吓了一跳,但是却没有逃开,而是将手指从湿漉漉的蜜壶中拿出来,任由对面无数男生贪婪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水淋淋流淌着蜜汁的下体,自己这个姿势,让他们照去吧,他们总不可能掀开每个女生的裙子,和自己的这照片对比一下吧?

    足足晃动着屁股在窗前展示了近三分钟,莎莎这才拎起鞋子,拿着手包从窗台上跳下,向着食堂另一面的窗户奔去。早在上来的时候,莎莎就已经定下了逃走的路线,食堂的二楼是一个回旋行的外置楼梯,但是已经荒废了好久,没有人使用,不过涌来逃走倒也够了。打开一扇封闭的窗户,莎莎不禁满意的点点头,阳台上虽然有着些许杂物,但是却并未被封死。

    穿上那该死的高跟鞋,莎莎连忙跳到了阳台上,顺着楼梯,自食堂外的另一次逃了下去。这边通往的是幽暗的小花园,只要自己倒了漆黑的地方,那就安全了。刚才被那该死的男人一通撕扯,自己围巾上的夹子卡扣早已经消失不见,哪怕自己想要再穿上这身衣服,也本不可能。

    莎莎悄悄的猫在树林里,缓慢的向前行进,小心的避开可能看见自己的目光,抱着自己的围巾和手包。刚才楠楠都能一丝不挂的跨越半个校园回到寝室楼,而自己却是去那更加幽暗的体育场,要是这样都做不到,那可真的要被比下去了。

    莎莎的脚步飞快,转瞬就已经要出了食堂的范围,然而此时那食堂里面却是大声喧哗了起来,许多女生的尖叫传来,更有男生的喝骂声。莎莎不禁心中暗笑,显然是自己弄晕的那该死的家伙醒过来了,再加上对面寝室楼里面那群虫上脑的男人急匆匆赶来,恐怕食堂要大乱了,自己正好可以趁乱逃跑。

    食堂离着那体育场很远,但是却并没有什麽明亮的地带,莎莎的速度飞快,专门挑那草丛土地走,不让高跟鞋发出一声声响。谁又能想到,在和神圣的校园角落里,无数男女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地方,一个赤裸少女正藉着夜色,快速的穿行呢?

    不多时,莎莎已经来到了体育场面口,望着那黑洞洞的体育场,莎莎不禁咬了咬嘴唇,将自己手中的围巾和手包放在了角落处,紧接着脱下了鞋子。果真是一对好姐妹,莎莎和楠楠面对着这体育场外面的硬地,无一例外的都脱下了全身的衣服和鞋子,赤裸的面对着这黑洞洞的广场。

    一猫腰,莎莎迅速的钻进了体育场之中,心中不禁得意。「楠楠还想盖过我一头麽?你穿着一身暴露衣服,可我却是一丝不挂的出现在这里,我就不信你能比得过我去。」得意的轻笑,莎莎已经出现在了体育场之中,一对妙目扫过,便贴着边角寻找了起来。

    楠楠此时要吓死了,自己一丝不挂的蜷缩在墙角,面前不远处一个壮的男人正在不停的寻找着。虽然只是气话,但是显然这男人也在装模做样,若是真的到了自己,恐怕自己也要惨遭那轮奸的命运。眼看那男人就要冲到自己身边,楠楠不禁闭上了眼睛,做好的最坏的打算,却听得远处一个男生在兴奋的大叫,「哇塞,真的被我找到了,居然还有一个,莫非今天晚上是什麽日子不成,这个妞也是光溜溜的,爽啊!」紧接着闷哼声传来,那男生大叫道:「好厉害的小妞,快来帮忙!」听到这话,那在楠楠面前不远处的男生立时来了神,连忙三步并两步向着那边冲去,立时男生和女生的闷哼声响成一片,楠楠不由得目瞪口呆,自己居然这样好运,这样就逃过了一劫,实在不可思议。

    但是楠楠转瞬却惊醒过来,这个时候能一丝不挂出现在这里的女生还有谁?

    很可能是莎莎!彷佛印证楠楠的猜测一般,那边女生的闷哼声传来,她立刻便辨别出了声音的主人,正是莎莎。

    莎莎此时要气死了!她正向前索着,猛然间彷佛知道一样,一个大块头一下子就搂了过来,那硬邦邦的东西隔着大短裤连同男人身上汗的气息立时顶到了她的身上。她不禁吓了一跳,奋力挣紮了起来,若是按照平时,这样的男生,来上三五个,都不被自己放在眼里,可惜刚才在食堂,一番折腾,已经耗费了自己大半的体力,如今用力之下,却没能挣脱男人的束缚。

    显然莎莎低估了虫上脑男人的力量,那男生死死的搂着莎莎的身子,一只大手捏着那丰满的房,下身不停的耸动,叫出声来,立时有一个黑影扑了过来,将莎莎的双手死死抓住,一张也亲到了头之上。而在那边共同享用青青的四个人,也听到了声音,那没得到机会的男生,立时放开了青青的身体,加入了莎莎这边的战团。

    显然莎莎使得这三个男生吃够了苦头,但是在三个男生的力量下,赤身裸体的她也不禁被扭着到了这边。楠楠不禁心中焦急,顾不得许多身子慢慢向前,借着微弱的光线,已经能看清楚几道身影在不停的纠缠着。

    两个男人抓着莎莎的双臂和半边脯,而身後那个男人的手却是在莎莎的腰肢上游走不休,楠楠模糊的看着,身後那男人的一只手彷佛猛然向下一探,立时莎莎不停扭动的身躯便僵硬了起来。显然那男人的手指已经到了莎莎敏感的部位,楠楠自忖,换了自己也是一样,被那硬的手指入敏感部位,恐怕自己早已经身子绵软,不能承受了。

    那男人眼见莎莎如此,立时心中大喜,猛然一一拽自己的大短裤,那硬邦邦的东西转瞬间顺着莎莎一丝不挂没有半点防范的臀缝滑了下去,找到了那温暖湿润的入口猛然狠狠入。莎莎闷哼了一声,眼泪在眼角低落,没想到自己居然接二连三的遭到侵犯,这下更是难以逃脱。

    还没等她想明白,下身那大的东西却是猛然动了起来,剧烈的快感传遍了全身。身後的体育男生显然是因为经常锻链的缘故,比起在食堂的那男人更是大了许多,力量也强上许多,撞击的莎莎臀瓣啪啪作响。一阵阵的快感传来,她刚刚沮丧的心,猛然间被这快感击溃,呼吸急促了起来。

    那男生转瞬间就抽了数十下,莎莎的身子也软的和面条一样,正在她意乱情迷的时候,冷不防一大带着异味的东西,猛然间就探到了自己的嘴里,不停的蠕动了起来。正是在他面前的男生,见自己的同伴抽的痛快,也忍不住将放进了莎莎的嘴里。三个男生商量了一下,居然将莎莎也翻了个身,如同一旁的青青一般,三个人玩弄了起来。

    莎莎被这弄得阵阵恶心,刚想下狠心狠狠咬去,身子却是猛然间被翻转,吓了一跳的她,发出了一声惊叫,口中的却是顺势没入到了她喉咙中,将她的声音死死堵住。这下子,莎莎就是想要咬也没有可能了,艰难的支撑着手臂,将面前的男人稍稍推开一点,冷不防自己的肛门却是一热,一比前边更加大的东西,猛然挤了进来、「嗯····」在这三重刺激之下,莎莎显然已经没了抵抗,任由三个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身子大腿上游走,三入自己的身体,不停发泄着慾望。後庭传来的撕裂感觉,使得莎莎想要尖叫出来,但是下身蜜壶里传来的强烈刮擦感,却是使得莎莎无法挣扎,大片的蜜汁洒落,她整个人都要迷失在这剧烈的快感之中。

    楠楠都看呆了,几乎要哭出来,事情怎麽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几个男人怎麽会出现在这里?莎莎又怎麽会被三个男人抓住?这一切让楠楠几乎停止了思考。

    她此时已经悄悄的靠近了这几个人,在漆黑如墨的体育场的一角,一幕诡异又让人血脉愤张的场景正在显现。两名身材火爆,面容俏媚的女人,正在被六个壮的男人肆意玩弄奸污,身上所有的孔洞都被男人的填满,靡的水花声和女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响成一片,而尤为奇怪的是,在这两名美女不远处,一名同样不着一缕,臀高大的美貌少女,正跌坐在地上,直愣愣的看着六个男人轮流奸污面前的三个女人,在夜色的笼罩下,那六名忙碌的男人本没有发现这边还有一个赤裸的尤物,否则的话,这名美貌身材更胜被奸污的两名女人的绝色少女,定然难逃魔爪。

    不过此时这名少女显然也被眼前这靡的场景所刺激,身上原本雪白的肌肤已经显出阵阵粉红色泽,那岔开的双腿中阵阵半透明的蜜缓缓流淌,显然也动情了。怎麽办?楠楠在问自己,此时此刻,六名男人忙着享受身下的体,本顾不上其他,自己若是趁乱溜走,有很大的机会可以逃掉。不过就这麽放任莎莎和青青老师不管麽?这几个男人谁知道还会做出什麽来,自己不能见死不救啊。

    可是自己在这里又能做什麽?以自己眼下的样子,哪怕跑出去呼救都不可能,自己可是一丝不挂啊。自己这个样子出现的话,岂不是就是送上门去被这几个男人奸污麽?楠楠心中焦虑的思考着,面前体的撞击和水泽声几乎已经将她刺激晕了,送上门去?猛然间一个大胆的计划出现在楠楠的脑海中。

    可是转瞬间楠楠的脑海中又否定了这个计划,太危险太疯狂了,一个弄不好,自己都要陷在里面,但是在她心中又彷佛有着一个声音在诱惑她,去吧去吧,你不是盼望已久了麽?这个时候,最先在青青背後进入她身体的那个男人,身子猛然颤动,青青的身体也随之颤抖抽搐了起来,显然男人已经在她身体里得到了高潮。

    那男人满意的接着耸动了几下,将那已经半软化累累垂垂的东西从青青的身体里面拔了出来。虽然已经经历了一次喷,但是那在夜色中恍惚的硕大凶器却依旧使得楠楠心中一颤。不知道什麽时候,微弱的夜风已经停了,阵阵奇怪而又靡的气息充斥在这角落中。

    那男生满意的在青青圆润光滑的身子上索了几下,转身快速的向着莎莎那边跑去,显然他对这个主动出现的赤裸尤物也极为的感兴趣。只可惜他却不知道,在离他不足三五米的黑暗之中,正有一个同样一丝不挂,比眼前这尤物还要美貌好几分的少女,正在那里呆呆的望着,粉红色的花瓣之中已经是汁水淋漓,只消他轻轻一就能享受那蜜了。

    而在莎莎口中不停搅动的那个男生,却也是有些不耐烦了,虽然莎莎并没有反抗,可是毕竟不够熟练,弄得他心急火燎的,眼见这边出现了空位置,立刻欢喜的跑了过来,就着青青那还没完全合拢的花瓣,狠狠一,猛然间便再次进入,温润的感觉立时让这男生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楠楠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一幕,不过是十多分钟的功夫,这几个男生就已经分别了一次,不愧是年轻力壮,立刻就转移了战场,互相嘻嘻哈哈的调换地方,显然对此乐此不疲。「不行啊,不行。还不能过去,还要等一等!」楠楠口中轻轻念叨着,但是身子却是不停的有凑过去的慾望,她的脸上满是潮红色泽。楠楠的身体极为敏感,而且慾望极为强烈,虽然在那教室里被男人抽了一阵,但是却依旧没有发泄出来,如今见到这靡的场景,已经有些难以保持清醒了。

    楠楠不停的在告诫自己,若是自己也像莎莎和青青那样失去了理智,奋不顾身的扑上去的话,恐怕自己三人就真的难逃魔爪了。咕噜噜一个矿泉水瓶滚到了楠楠的脚边,楠楠那冰凉的感觉让楠楠振奋了一些,立时拾起了这矿泉水瓶,显然是那几个男生随身带的饮用水,一直想着如何让莎莎恢复清醒的楠楠立时有了主意。

    此时离着那男生发现青青,到现在已经约二十多分钟,这群男生也个个喷了两次之多,不过显然青青和莎莎两个人已经陷入了失去理智的境况里面,哼哼唧唧的呻吟声传来,让楠楠一阵脸红。这两个小娃!楠楠不禁恨恨的想着。此时那几个男生已经开始了第三次的冲刺,果真是好体力,楠楠此时也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捏了捏手中的矿泉水瓶,打开盖子,将半瓶冰凉的水浇在身上。

    冰凉的刺激使得楠楠原本肿胀的头高高翘起,领着剩下的半瓶水,楠楠立时向着那群纠缠不休的人扑了过去,不能见死不救,自己要救这两个姐妹!

    此时的莎莎已经被一个高壮的男生抱起来,将那修长的双腿盘在了腰间,下身接连松动,狠狠的撞击着莎莎的翘臀,发出啪啪的声响,而双手却是搂着那纤细的小蛮腰。狠命的冲刺和探到最深处的刺激感,使得莎莎不住呻吟,而另外两名男人则是一边一个在莎莎浑圆饱满的房上舔弄着,这声刺激的她欲仙欲死。

    而楠楠却是一个箭步,冲到了一个舔着莎莎部的男生身边,一把将他推开,冰凉的身子便搂住了莎莎。冰凉的刺激感驱散了情慾的火热,莎莎立时恢复了几分清醒,而楠楠迎头浇下的半瓶水更是使得她清醒了过来。

    「哎?你干什麽···哎呀?又是个女人,哎呀我去,居然比这两个个把个滑溜,哇塞,好大的,爽死了!」被楠楠推开的男人自然是不愿意,还以为是自家兄弟来抢位置,生气的搂住了楠楠的腰,但是触手的腻滑却是让他一怔,手紧接着向上,便捞住了那对比两女更加丰满浑圆弹十足的房,立时惊叫了起来。

    一旁那玩弄莎莎另一边房的男人,闻言立时窜了过来,抱住了楠楠凹凸有致喷火得惊心动魄的胴体。「真的啊,我的天,居然又是一个!」被两个男人抱住,楠楠立时觉得不好,而第一个男人的手指已经向下探去,猛然间到了那湿漉漉的花瓣,不停搅动了起来。

    「莎莎,快清醒下,我把这两个人引开,你来···恩,啊··你来救我!」说着楠楠还恐怕莎莎没恢复理智,在她的耳边咬了一口,这时那男人的手指已经陷入了一片温热之中,不停的搅动着,那层层叠叠嫩包裹的感觉让他心中立时一荡。

    楠楠悄悄在莎莎耳边说完这句话,再次狠狠捏了她一下,身子猛然後退,那翘挺的臀丘立时顶在了一处火热的凸起之上,不停的摩擦着,将这男人顶出了两三米远。「来,干我,快点啊!快干我!」略带兴奋而又羞愧的说着这样的话,楠楠不住的在劝慰自己,这不是自己想要说的话,是为了救两姐妹迫不得已才这样。然而这样荡的话语却是使得楠楠更加的兴奋,伸手便抓住了那个紧跟着而来男人的下半身,那男人不禁吸了口凉气,喷了两次正蠢蠢欲动的被那软绵绵滑嫩嫩的小手抓在掌中,立时再次硬了起来。

    「来,我的子更大,不信你!」楠楠的另一只手立时抓住了男人的手,一下子按在了自己的房之上,那男人一呆,转瞬双手捧着那硕大浑圆子,把玩了起来,而楠楠的小手却是握着那湿漉漉坚挺的不停的抚弄着。被男人的大手抓着自己的一对豪,楠楠只觉得阵阵电流般的感觉在自己的尖上划过,带起全身的异样,而身後那男人更是猛然一揽楠楠的纤纤细腰,下身试探了一下,扑哧一声狠狠齐没入。

    「啊···好大!你好厉害!」楠楠一头长发立时高高扬起,呈现一副不堪忍受的模样,却是更加激发了男人的慾望,两行清泪从楠楠的双眼中缓缓流出,自己居然会落到这种地步,主动勾引男人奸污自己,莫非自己堕落了不成?然而身後强劲有力的撞击和剧烈的抽使得楠楠已经难以再去思考,眼睛微微向上翻着,发出半真半假的呻吟声。

    那一边的青青,喉咙都被堵住了,自然发不出太大的声音,而这边的莎莎,却是放不开,也不敢太过声张,所以这些男生都没有听到这麽婉转动人的声音。

    尤其是楠楠有意勾引,更是使故意发出了那慵懒荡而又甜美的小床调来,引得身後男人不住的狠命抽,那快速的频率立时让楠楠有些禁受不住了,坚硬的棱不住的刮擦着楠楠蜜壶中的嫩,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林立的汁水流淌顺着两人交合处很快的便流出了一大滩来。

    楠楠的声音显然也引来了另一边玩弄青青那几个男生的窥探,立时有一个男生跑了过来,楠楠身後这男生显然已经了两次,这一次时间非常之长,楠楠的身子瘫软,任由面前这男生玩弄抱着,已经无力挣紮了,谁让她这样敏感呢?那新跑过来的男生立时对她毛手毛脚了起来,最後更是猛然间一把将不停抽楠楠的那男生推到了一旁,自己更加坚挺的扑哧一声狠狠了进去。

    「啊!好舒爽,好紧好热!比那两个还过瘾!」这男生立时呻吟了起来,双手卡住了楠楠的小蛮腰,更加用力的抽撞击了起来。那个被推开的男生还没过瘾,自然是大急,立时上前撕扯,这男生不过抽了四五十下,却被另一个男生再次扯到一旁,而楠楠却没歇着,又是一直挺挺刺了进来。

    居然是两个男生轮流的进入楠楠的身体,这使得楠楠立时气喘吁吁,任由人玩弄了起来。莎莎,你在干什麽呢?楠楠心中仅存的一丝理智却是不住的在提醒着自己。显然经过前两次的喷,两个男生的持久力无疑强了许多,两人推推搡搡,每人抽了楠楠足足五六分钟之多,这让楠楠已经快陷入沦落的边缘,掌心不停的摩挲着那条,那坚挺的不住跳动,显然已经到了溃败的边缘。

    「嗯,好用力!」楠楠只觉得自己的下半身被再次狠狠填满,不停的抽了起来,然而这一次却并未出现调换的情景,心中虽然有着些许的疑惑,但是却已经没有心思细想。掌中那条已经在不住跳动,大股火热的粘稠物立时喷出来,洒落了楠楠一身,那男人发泄了出来,身子却是一歪,再也无法支撑楠楠的身子,楠楠猛然间向前跌倒,那原本不停在身体之中进出的便滑落了出去。

    身体瘫软的楠楠立时一个骨碌,翻转向了另一边,下身的酥麻刺激感觉还没有散去,耳边若有若无的听到了一声闷哼声。楠楠心中一动,刚想看到底怎麽回事,冷不防又是一只大手从後边抱住了自己丰满翘挺的屁股,一比起前两个人更加大的,却是已经按到了楠楠粉嫩的花唇中间。

    楠楠不知道,此时的莎莎已经逃脱了那男人的摆布,正在她不远处。楠楠成功的吸引了两个男人注意力,被凉水弄清醒的莎莎,趁着不住奸污自己的那男生喷在自己身体之中的机会,将这个男生轻松放倒。随後溜到了楠楠身边,眼见两个男人争相想要进入楠楠的身体,立时趁着一个男人被另一个人推倒的功夫,乾净利落的一个掌刀,将那男人劈晕了过去。

    楠楠手的那男人跌倒,身後不停抽他的这男生一个没把住,立时失去了楠楠的踪影,正在迷茫,被後面的莎莎顺势而上,再一次轻松放倒。灵活矫健的莎莎,此时如同一头母豹,转身扑向了那楠楠为其做手的男人,再次乾脆利落的解决掉。此时此刻,就剩下两个男人,分别在青青和莎莎的身上劳作着。

    显然那男人有些累了,趁着别的男人都被楠楠吸引过去的功夫,立时将青青翻了个身,将那修长粉嫩的玉腿抗在肩上,搂着那粉嫩的身子,不停的耸动着。

    而楠楠则是被难最为高大的男人按在地上,一双玉腿跪倒,浑圆饱满的翘臀则是高高翘起,上半身趴在地上,任由男人坚硬的腹肌,狠狠的撞击着自己雪白的臀丘,发出啪啪的声响和水花喷溅声。

    就剩下这两个男人了!莎莎喘了口气,刚才别看她乾净利落的解决了四个男生,但是本来就已经体力耗损严重的她,经过这样一番剧烈运动,早已经有些喘不过起来。要知道,她刚才可是被六个男人轮流奸污了一遍,如今下半身有的地方还火辣辣的疼呢。

    此时的楠楠还趴在地上,被男人从身後进入,发出哼哼唧唧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声音。莎莎不禁咬了咬嘴唇,这楠楠,要说她刚刚到自己才不信呢,说不定刚才就看着自己被人欺负,现在我也不急着救你!略带点赌气的转向另一边,莎莎到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也不知道那边那个女人是谁。

    果真是风水轮流转,刚才楠楠还在看莎莎的好戏,如今却换了模样,轮到莎莎看着楠楠任由男人在身体之中进出抽,发出阵阵荡的呻吟,果真报应不爽。

    略带报复的心理半蹲在那里,反正楠楠已经被人该做什麽都做了,莎莎倒也不着急,欣赏了一下那男人用力的冲刺,莎莎不敢靠得太近,便向着另一边溜了过去。

    「小妮子,让你也尽情的享受下吧!」加上刚才那两人轮番的侵犯,如今再加上这最强壮的男人,楠楠已经被这高频率的足足抽了十五六分钟,光是甘甜的蜜汁就已经喷涌了三次之多,这让她全身绵软无力,只能轻轻的摆动自己的臀部,任由男人随意玩弄。

    当莎莎走近那青青之时,在她身上的男人忽然加快了频率,啪啪的体撞击声,使得莎莎脸上一红,刚想去放倒那男人,冷不防比楠楠声音还要大的呻吟声传了出来。「啊,恩!美死了!快点,给我!」莎莎不禁脸一红,止住了动作,恨恨的望了这女人一眼,转身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楠楠,不禁气结!自己到底还要不要救这两个娃?

    莎莎站在那里,冷眼看着两个美女被这两个男人玩弄,最後终於是在青青身上那男人挺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叫,身子抽搐,将火热的体播撒在了青青美丽的身体里。

    青青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任由男人趴在自己身上,不停的喘息着,冷不防一个黑影窜了过来,轻轻心中一紧,但是却再次升腾起异样的感觉,莫非自己要再一次的被奸污?想到刚才一次次快了的巅峰,全身酥麻手足无力的感觉,青青再次逼上了眼睛,那就来吧,随便你们了。

    但是那黑影却并未扑到她身上来,而是狠狠一掌,斩在了自己身上那男人的脖子中间。那男人闷哼一声晕了过去,青青这才恍然大悟,连忙将这男人推到了一旁,爬了起来。这时的她,才尴尬的发现,自己的双手还被紧紧的拷在一起。

    楠楠只觉得自己已经要飞到天上去了,她什麽时候受到过这样强烈的侵犯?

    一直以来,虽然有人不住的侵犯她的身体,但是却并没有一次完整的爱,如今接连遭到三名男人的侵犯,心中羞愧难当,更加上身处的环境,居然是在体育场之中一丝不挂的任人奸污,使得楠楠高潮涌向,又是一次高潮到来,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半分力气。

    啪!一巴掌狠狠拍在了楠楠的屁股上,那男人显然已经迷失在楠楠迷人的体中,丝毫没发现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好骚的小妞!居然连着喷了四次水,爽死了!」咕叽咕叽的声音更是刺激了男人的慾望,楠楠只觉得那坚硬火热的东西在自己身体中越来越快,上面那不停刮擦自己身体内部嫩的东西也不住膨胀了起来,心中不禁一惊,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间爬了恰里,向前爬去。

    「不行!你不能在里面,不要!」那男人正在紧要关头,冷不防楠楠来了这麽一手,下身一轻,那迷人的体居然已经逃出了半米远,立时心中大急,一把扑了过去,将楠楠狠狠压在了身下,下身不住的耸动,想要将那物事放到原本应该的地方去。而楠楠却是不停的挣扎,使得他找不到方位。「美人儿,跑什麽跑,让我全都给你!」那男人胯下硬邦邦,纠缠了一阵,楠楠不住的在晃动着身子,他本没有办法找到正位置,不禁心中恼怒,猛然伸手一探,藉着自己头上淋漓的汁水润滑,胡乱找了个地方狠狠用力,便了进去。

    「啊···」楠楠不禁叫了出来,那男人居然趁着慌乱,坚硬的没入了自己的後庭之中,那火热的东西继续耸动抽了起来,越来越快猛然间喷出滚烫的一片。

    趴在地上,楠楠的泪珠不住流淌,自己肛门里面那火热大的东西还没有消退,但是身後这男人确实闷哼了一声,重重趴在自己的身上。「楠楠,你没事吧?」莎莎的声音传来,这让楠楠心中好受了一些,艰难的从这男人的身下爬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莎莎。

    「这里不是哭的地方,咱们快走!」青青的声音传来,在她手上拎着一包不知道什麽东西,连声催促着。这地方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莎莎连忙拉着楠楠,和青青向体育场的大门走去,路过大门的时候,她也没忘了带上自己藏在角落的里的东西。倒是楠楠藏着的那些东西颇为费了一番手脚。

    1

    因为楠楠放东西的地方是极为危险的男寝窗户下面,此时惊弓之鸟的楠楠说什麽也不敢再回去了,没办法,居然是青青主动请缨,去取了回来。这时候的莎莎和楠楠这才惊讶的发现,原来这位感撩人的美女姐姐,居然仅仅披着一件黑色的透明薄纱,就跑了出来,比自己两人还要胆大。

    而青青姐姐去取回包裹的方式更是让莎莎和楠楠目瞪口呆,这位姐姐,手上还扣着手铐,钥匙也不知道哪去了,竟然若无其事的披上透明的黑色薄纱,穿着一双十厘米的黑色高筒靴,踏着清脆的步子,从男寝的窗户下施施然走过,将那包裹拿了回来。

    看着两人目瞪口呆的模样,青青不禁扑哧一笑,「两个傻丫头,这白天和黑天不一样,在屋子里面光线强,外面本看不清楚,只要有一层薄薄的遮掩,不露出白花花的来,就不怕穿帮!」两人不禁对视一眼,没想到青青姐,也是此中高手。

    「好啦,别胡思乱想了,去我那里吧!看你们一身,弄得这个脏!」三人互相看了看,不禁扑哧笑了出来。在她们身上,大片的灰尘混合着男人白色带着气味的体模糊一片,尤其是这三名美女赤裸的下半身,更是污渍斑斑,楠楠雪白翘挺的屁股上,那火热的感觉还没退去呢。

    带着楠楠和莎莎贴着那体育场的暗角落行走,不多时便来到了学校最边缘最幽静的那排二层小洋楼前。青青姐姐因为不是常住学校的教师,加上美女有着特殊的待遇,所以批下了这样一间给外教居住的独门独户小洋楼。一对美丽的眸子四下看了看,显然青青今天终於得到了滋润,显得容光焕发,在自己的小包裹了索了半天取出了自己的门钥匙。「唉!还好这东西没有丢!不然今天惨了!

    来吧,跟我进屋!」莎莎和楠楠不禁摇了摇头,开什麽玩笑,前边灯火通明,那小洋楼前亮如白昼,自己三个人一丝不挂,到那里等着青青姐开门,万一有人出现怎麽办?眼见她俩这样,青青姐不禁笑了笑,「两个小妮子,刚才不是挺大胆的麽?」说着扭动着翘挺浑圆的屁股,身上披着透明的黑纱,脚下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声响,便走到了那明亮的地带,向着自己的门口走去。

    楠楠望着青青手上还没有打开的手铐,不禁愣了愣神。在灯光下的青青姐美丽大方,步伐丝毫不乱,没有一点的慌张,宛若穿着礼服走在阳光下一般,这样的从容镇定,实在让楠楠和莎莎不禁佩服。此时青青已经打开了房门,向着她俩招收,「想什麽呢?快进来啊!」缓过神来的莎莎和楠楠这才猫着腰,做贼一样快步进了屋,像青青那样大方的暴露在光线之下,显然两人还没有那麽大的胆子。屋子里是欧式的风格,古朴大方,楠楠和莎莎第一次进来,不禁好奇的打量着。青青一同翻找,欢呼一声,「找到了!」手中正是一只钥匙,连忙将手铐打开,青青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想了一想,青青再次翻找出了一个小药瓶来,自己吃了两粒,然後扔给了莎莎和楠楠,一人吃两粒,今晚上也够疯了!「楠楠却是认识,正是先前怕怀孕吃过的避孕药,两人吃了两粒之後,便被青青拉去了浴室,此时的学校浴室已经关闭了,若非是能在这里洗澡,楠楠和莎莎还真不知道该怎麽办好呢。

    三人都没有提对方为何会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体育场,毕竟经历了这麽多,显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索也就不提了。洗完澡,青青姐再次的坐在床边,不停的翻找了起来,」咦?不见了!「楠楠不禁好奇,」什麽不见了?」「内裤呀!」青青姐在包裹里取出一副手铐,还有一副黑色的罩来,「我穿着一整套出门的,回来怎麽就剩下上半身了呢?看来是丢在体育场了!」听到这话,楠楠和莎莎不禁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立时脸红了起来。楠楠好奇的问道:「青青姐姐,你刚才就穿的这身出的麽门??

    青青咯咯笑了一声,将那件黑色的罩穿在了丰满的身躯之上,再将那透明的黑纱拿了过来,对折了三下,然後从後腰拢起,在身前打了个交叉,长长的边角系在了脖子後面,紧接着穿上了自己的黑靴子。「我是这样出门的啊,那时候太阳还没落山呢!」楠楠和莎莎不禁吸了口凉气,实在是太大胆了。

    手轻轻一拨弄,那黑色的纱巾便落了下来,露出了仅穿着上半身雪白身体,下半身却是真空,「算了,那条内裤就算便宜了那几个小子了!」灯光下,黑白分明的美丽身体,使得楠楠都不禁咽了口口水,「真美!」媚眼如丝,青青姐姐嘿然一笑,爬上了那大床,将自己的两片唇展露在灯光下,侧了个身子,轻轻抬起一条腿望向了两个同样赤裸的美貌少女,青青的脸上浮现一丝娇媚的神情来,「我美吗?」(全文完)

翻上页返回目录翻下页